你现在的位置:主页>展会信息>文章内容
 
“玻璃艺术”成为关注热点
来源:羲之书画交易网 作者:董墨言 发布时间:2009-08-23

 
   “三合而后生”是清朝出身于琉璃世家的孙廷铨在有关琉璃工艺的专著——《颜山杂记》中用来形容玻璃的产生,当然他指的是玻璃的材料成分。现代玻璃艺术也是 “三合而后生” :即“天,地,人”三位一体,“三和而一”。玻璃艺术创作中的 “地”是指材料的物质自然物性;“人”是指创作者的审美思维和艺术情趣,具有社会性;“天”是指自然天成,是在创作过程中各种不可控制的或非预想的偶然性效果,实际也是未被发现的自然性和物质多样性的表现。“虽为人作,宛自天开”的艺术追求同样也是现代玻璃艺术的魅力所在。
   玻璃艺术是“两栖艺术”,它既不是完全自由奔放的艺术创作,也不是彻底循规蹈矩的工艺制作。它常常在制作中追求艺术的“天马行空”,也常常“心猿意马”地时不时地企图摆脱工艺的桎梏。其实在手工艺的外形下,它更有现代艺术的灵魂,因为现代玻璃艺术的发展不仅仅是技术手段的突破,也是艺术观念的革命和突破。
     玻璃的魅力在于它是一种充满矛盾张力而又非常神奇的物质。它起源于古代,发展于现代;是人工制造而又显现令人喜欢的自然美丽;它材质的现代感和视觉的丰富性建立在似乎难以融洽的特性上:它既是冷峻坚硬的材料,却又有流光溢彩的表象;它本是一个实在的实体,它却又折射出现实的虚像;它既有机械规整的工业社会性格,却又被赋予温馨可人的情调,既有成形成色的规律,但又每每摆脱羁绊出现奇异。柔时似水,刚时如钻。天然深邃的透明、变幻无穷的光的流动,不愧为“上帝赐予人类最美好的礼物”。
   透明的玻璃艺术品犹如水中的雕塑和空气中的造型,纯净无瑕,似有似无,实而又虚,令观者时时发出种种遐想,甚至有一种超凡入圣的感觉。
   陶艺的泥味,玻璃的光味。现代玻璃作品的创作有时如音乐,在流动的光线中漂浮着不同的旋律。
   玻璃创作三要素:形、色、透明。光作用于三个因素的不同反射,形成玻璃作品的神秘和优美,其透明、半透明、不透明、有色和无色,可进行任何的比喻和想象,也构成了其他任何材料无法比拟仿效的情调和感觉。
     玻璃是光的载体,光是玻璃的韵律。光象音符,在玻璃上弹奏着富有节奏的乐曲。光更是玻璃的灵魂,透射、折射、反射的光将隐藏在玻璃中的生命活力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独特的光亮唤起人们无穷新奇的梦想,刺激着想象力。
     在玻璃创作过程中对材料或形象的感觉是瞬时即过的,在作品中始终保持灵感冲动的一瞬,是宝贵的。小心翼翼地将一些“手的痕迹”,“偶然随意的痕迹”,从泥稿到制模直至保留到最后的烧成,是非常开心的事。这是感觉的轨迹,过程的记录。它留驻了“个性”,留驻了“独一无二”,体现了某一时刻的审美感受。《蚀》的创作利用材料的色彩、形状、肌理形成的张力,产生强烈的氛围感受,融艺术想象与材料表现为一体,达到丰富多采,出乎想象的艺术效果。

      现代工艺的创作中肯定了许多偶然性的因素,如现代陶艺中的自然泥性的痕迹,窑变的釉色,现代玻璃溶液的自然流动,冷凝过程中的形变等等。这些在手工制作、在窑炉烧制过程中的种种非人工偶然迹象在现代工艺中的成为作品的一部分,甚至是追求的一部分。人在与材料的交流中得到理性和感性的互动和统一。这反映了现代工艺的审美趣味,反映了现代人的思维情绪。因为这种偶然因素的确认,如果没有人的智慧,没有艺术的眼力,会像水滴一样很快地流去、蒸发。在玻璃这现代艺术中的一大媒介材料,表现着艺术家们对世界、对人生、对艺术的情感和思索。
    青铜之韵》的创作萌生于有些幽远和神秘的博物馆。陈列中的青铜器渐渐与玻璃溶化为一体。曾经承载权重,威仪尊贵而今默默无言锈迹斑斑的青铜器静静地站着、蹲着,如同玻璃,曾是热焰千度滚烫流淌,最后平滑冰冷宁静。此时,对青铜艺术的尊仰和赞叹,对文化历史演绎的感慨,与对玻璃材料硬实虚幻坚固脆弱冷峻的体验,在滤去物象、岁月之后,在铜与玻璃的透叠中产生某种意念的同构。雄鼎豪爵,不敌无声琉璃,残余躯影,诉说千古,万般归于宁静…… 静则生思,思则有感,用视觉空间让厚重狞厉的青铜器与现代玻璃材料穿越时空,叠合岁月,在一种新的感受中,表现对古器物对历史对人生的理解,引发想象,深化体验。使玻璃不仅仅只是一种造物的材料,而是成为一种装饰、一种艺术体验的载体,“透明”可以透出人类的呼吸,血脉的流动。

    《青铜之韵》用到了玻璃工艺冷加工中几乎所有的工艺。所谓冷加工是利用玻璃固化后的硬度进行切割、打磨、雕刻、喷砂、抛光、化学蚀刻等方法而获得各种造型。加工后的玻璃可得到极光亮的表面,也可以雕琢极细的形象。在冷加工工艺中,玻璃表现出一种精致的、秩序的、规整的风格,玻璃的透明和其表面折光反光的性质得到充分反映。尽管在创作中仍带有器形的印痕,但青铜器的外形只是一个载体,创作不仅仅是调动工艺手段,更注重以材料和工艺表现对透明塑造空间的意识和感受,丰富形态和视觉效果,表现一种创作理念。
   现代玻璃创作由于材质特点,在熔制过程中常常出现突破常理的偶然效果。这种反弃常态规范,有丰富独特性、个性化的品质,对现代玻璃创作有很大的挑战意义和吸引性。因为在对材料自然属性的肯定同时也是对人自身丰富灵性的肯定。

    工艺技巧和加工方式的不同产生不同的艺术效果。灯工热塑保持着一种稚拙质朴,自然风格的随意性;铸模浇制,形态多姿,便于形体复杂或批量生产;雕刻琢磨,精雕细凿,变化丰富:机械加工简洁,明快,利索,线型挺拔,精致严密。

玻璃作品的美,在于对材料特性和材料的灵性把握。善于在简洁的造型中充分调动材质的特性,利用热加工中颜色的流动和冷加工中由于细腻和粗犷肌理形成的丰富复杂的表面处理,调动玻璃材质的透明,以追求材质的现代感和美的抒情性,映照和表现创作时一种情绪和韵律的感受,使人们在对材料自然属性的肯定同时也对人自身的肯定,从而在喧嚣纷杂日益湮没人个性的现实世界中得到一份自我宽慰。
    玻璃象一股凝固的液体,流过了几千年的历史长河,留下了人类文明演进的痕迹。玻璃象一束七彩的光,穿越时空,点化灵感,蕴育巨大创造空间和潜力。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 人才合作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7-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临沂书圣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你是本站第位访客>